<optgroup id="o11oh"><em id="o11oh"><pre id="o11oh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  1. <p id="o11oh"><li id="o11oh"></li></p>
  2. <span id="o11oh"><output id="o11oh"></output></span>
    歡迎訪問to作文
    你的位置:首頁 > 美文 > 原創美文 > 文章正文

    臨死前,父親求我認下私生子弟弟

    時間: 2019-02-21 | 作者:程琳 | 來源: to作文 | 編輯: admin | 閱讀: 137次

      這是真實故事在線的第287個故事

      全文字數:6463字    閱讀時長:17分鐘

      主播:阿蘊

      父親至死,都沒有得到我的原諒。可是,在我見到他的私生子鵬鵬的那一瞬間,所有的恨頃刻瓦解。

     一 

      我叫程琳,1980年出生在山東省濟南市。父母都是高級知識分子,公務員。身為獨生女的我,小從受盡萬般寵愛。

      每年過生日,父親都會找攝影師到家里來給我拍照,除了“一家三口”的合影,我還會摟著香姨拍合影。

      香姨是我們家請的保姆,自我出生就來了我們家。她比母親小六歲,但已經有一個一歲多的兒子了。香姨性格淳樸,做事干凈利索,深得我們家上下的喜歡。

      在我的整個童年記憶中,香姨占了很大部分。我的父母工作忙,每每都是香姨給我講故事,陪我睡覺,還帶我到游樂場去玩。

      童年里,我認為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就是香姨。她知道我愛吃什么,喜歡什么顏色的衣服,熟知我的每一個小伙伴。香姨還會織毛衣,從小到大給我織了很多漂亮的毛衣毛褲,溫暖著我的每一個冬季。

      每個周末,香姨就回她自己的家,平常就吃住在我們家。很多個周末,因為父母不在家,我就拖著香姨的腿不讓她走。

      香姨在我們家特別講究禮儀,盡管父母多次說,在家里就是一家人,不要生分,就以“程哥、杜姐”相稱即可。但香姨卻從來是相當規矩地稱父親為“程部長”,稱母親為“杜書記”。

      父親下班回來,她必定要恭敬地接過他的公文包和外衣,并把拖鞋放好,立在一側非常恭敬地道:“程部長回來了,快洗手吃飯吧!”

      母親出差較多,每次,香姨都幫母親收拾好行李,并小聲詢問:“杜書記,您看還需要帶什么嗎?”

      香姨與父母的對話就像演電影,拿捏有度。而她和我在一起就不一樣了,我們親如母女,有時候我不聽話,香姨會佯裝打我說:“你個臭琳琳給我過來,我非把你的屁股打紅!”每到此時,我都覺得幸福無比。

      香姨與我的房間相鄰,有時候半夜做噩夢,我會跑到她的床上去睡覺。每次我摸索到她床邊上,她都一個激靈醒來,掀開被子讓我鉆進去,她的被窩總是那么暖和。

      只有一次,我半夜想去找香姨一起睡,沒打開她的門,又回去了。過了一會兒,香姨到我屋來,問我:“又做夢了嗎?香姨摟摟就好了。”那一晚,香姨摟著我在我屋睡的,我聞到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。

      突然,香姨要離開我們家。原因是父母的工作要調到青島,我們要搬家。

      那一年,我10歲。

     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個撕心裂肺的離別痛哭。我抓住香姨的衣服不讓她走,我看到了她淚流滿面的臉。

      在得知這個突然消息的前不久,印象中,香姨曾捋著我的腿說:“你看這大長腿隨你爸,以后得長大個子。”然后,她反復地比量。

      后來,我才知道,她連夜給我織了五套由小及大的毛衣毛褲,手指都腫了。我心疼地幫她抹藥膏,香姨說:“琳琳長大了不要忘了香姨,也不要恨香姨。”

      我摟著她脖子說:“怎么會恨呢?我最愛香姨了,以后等我成家了,把香姨接我家里住。”

     二 

      離開香姨后,我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、陌生的學校,甚至連父母都覺得陌生了。習慣了晚上睡覺找香姨的我,卻不習慣母親的愛撫。母親說:“以后我就出差少了,可以全心全意陪著琳琳了。”

      孩子的世界,“有奶就是娘”。有了母親的陪伴,我很快就淡忘了香姨,迅速地在青島成長。父親也開始非常關注我的學習,并一直輔導到高中。母親則從一個職場女強人,變得賢惠溫柔起來,周末還會牽著我的手一起逛商場和公園。

      我們家變成了真正的“一家三口”,香姨的影像漸漸褪去了。

      直到1998年,我去北京上大學了。一個周末,我正在宿舍里睡懶覺,同學叫我,說有人找我。我極不情愿地起床,蓬頭垢面地裹了外套出去,發現是香姨來了!

      香姨老了很多,但依然干凈利落。她欣喜地打量著我說:“我就說琳琳會長大個子啊!你看看你看看,比我高出這么一頭了!”

      我驚喜極了,好像記憶一下子被激活了!這是我童年最親愛的人了!我這才發現香姨瘦小瘦小的,我們擁抱的時候,我竟然一下子把她抱了起來!

      香姨給我帶了很多好吃的,給我織了新的毛衣毛褲,還一個勁地說,擔心織小了,不知道是否合適。她還給我了一個紅包,里面有1000元錢。我不想要,她非讓我收下。

      我知道香姨生活不容易,離開我們家后,她可能一直處于給別人打零工的狀態。我對香姨說:“等我大學畢業后掙錢了,給你買好衣裳!”

      香姨邊聽邊抹淚,我說:“你這哭啥啊?”香姨說:“見到你,我高興呢!”

      期間,父親來北京出差看我。吃飯時,我說香姨來看過我,他筷子一滯,然后又如常地說:“哦?是嗎?”我向他打聽香姨的情況,父親說好多年不曾聯系,也不太清楚。

      2001年,大學畢業后,我留京工作。父母給我買了房子,說方便招女婿。工作后的時間變得更快,我很快戀愛、結婚,與老公在事業上共同進步。

      由于結婚是老公買的婚房,所以我在北京的那套房子成了父母以及朋友的客房。

      2011年,我的兒子出生了,父母也陸續退休,有時會到北京小住,但從不長住。兒子三歲那年,我想回青島過春節,老公也同意了。怎知母親接到電話后,不但沒有驚喜,而是平靜地說:“你們別回來了,就在北京過年吧!”

      這是什么情況?母親不是經常盼著我們回去過年嗎?這突然轉變的態度,讓我隱隱不安。

      隨后,父母一起來了北京。他們這才告訴我,兩人已經平靜地辦理完了離婚手續,也理智地完成了財產分割。原因是,父親竟然在母親的眼皮底下,和香姨搞到了一起。

      香姨原本是母親單位的保潔員,收入不多,家里還有受工傷臥病在床的老公,兒子跟著爺爺奶奶一起生活。母親看她人品不錯,就和她商量能否到家里來做長年保姆,工資是保潔員的2倍,香姨受寵若驚地馬上答應了下來。

      香姨在我們家10年,靠掙來的錢給丈夫治病,養兒子、養家。在我印象中,父親一向寡言,下班后的多數時間都在書房,香姨最多去書房給父親續水,兩人很少聊天。

      我印象中的蛛絲馬跡應該就是,記憶中那個打不開香姨房門的夜晚,父親在里面。

      母親不知道那一晚,但她撞破了香姨給父親送水果時,兩人親吻的場景。她很慶幸當時我參加了學校組織的北戴河暑期夏令營,否則不知會給我造成怎樣的傷害。

      一向堅強的母親哭了,但她沒鬧也沒上吊,只是對父親說:“琳琳還小,我們重新開始”。

     三 

      母親在講述這些的時候,我真是出離憤怒,難道高級知識分子的情感世界也會如此理智嗎?母親難道不應該把父親的臉撓破嗎?

      然而并沒有。工作光鮮而又前途似錦的他們,只是借工作調動之名,舉家搬遷到了青島。

      是的,“且行且珍惜”,母親理解并原諒了父親。

      一切應該歸于平靜了。

      但是父親依然牽掛著香姨,兩人依然偷偷往來。2004年,香姨的丈夫去世,大兒子外出打工。父親便在濟南郊區給香姨買了一套房子,并借出差經常去看她。

      第二年,香姨懷孕了,當時她已經45歲,本來不想要,父親卻求她生下了這個孩子。私生子鵬鵬出生的那一年是2006年,正是我結婚的那一年,父親在那一年“喜嫁閨女,喜得貴子”,想想我就恨得牙癢癢。

      鵬鵬出生后,父親輾轉托人給他在濟南落了戶口。2007年,父親退休了,頻繁地在青島和濟南之間往來,理由總是很多,同學聚會、同事聚會,學術交流……

      當母親從別人嘴里知道父親在濟南安置著香姨和鵬鵬時,已經是2014年的春天。她把香姨的家砸得稀爛,卻怎么也找不到鵬鵬,是的,母親也揚言要殺了那個野種。鵬鵬被香姨藏了起來。

      我最敬愛的父親,我無比嚴肅的父親,甚至在家都不茍言笑的父親,居然有著瞞天過海的本領,且一瞞就是這么多年!

      父親高大的形象就此在我心中轟然倒塌。一切都超出了我的想象,刷新了我的認知,突破了我的防線,我幾乎瘋狂地咆哮著我的不接受。

      母親,可以原諒父親上一次,不能再原諒他這一次。所以,兩人離了婚。

      知道全部真相的我,殺死香姨的心都有了,還有那個突然冒出來的8歲男孩!他是怎樣的一個存在?我非得去掐死他!

      母親說:“琳琳,你需要接納、離開、放下。”她像個哲學家,像在分析別人家的案例。我知道她的心應該是被傷透了,才能如此理智。

      父親在我跟前表現出了我從未見過的愧疚,低聲說:“琳琳,爸爸永遠愛你,最愛的永遠是你,請原諒爸爸。”

      “我不原諒!我不原諒!我永遠都不原諒!”我咆哮著告別了父親,從此不再見他。

      我寧愿從此斷絕父女關系,老死不相往來。

      離婚后,母親用一年的時間旅游散心,走了十幾個國家。我也從未再見過父親。我恨他,恨之入骨。

      從小到大,我都認為自己的家庭高人一等,大人有名望、孩子有出息,是眾人眼里羨慕的對象,而今卻出了這樣的洋相。

      我感到恥辱、丟人、不堪、惡心!父親就是那個制造恥辱的罪魁禍首!

      2015年的除夕夜,父親打來電話,我拒接了。

      又是半年過去了,父親又來電。我還是不接。一想到父親與香姨的一切,我就氣憤難平、恥辱難雪。

      沒想到,香姨來了。那天,我下班回家的時候,她已經坐在我家門口很久了。見我回來,香姨迅速調整了坐姿,直接跪在我面前:“琳琳,香姨對不起你,琳琳,你爸得病了,他想見你最后一面……”

      她告訴我,離婚后,父親與他們母子在一起生活的日子并不愉快,他天天陷入自責,郁郁寡歡,總是念叨“對不起琳琳”,飲食也不規律,還患上了精神衰弱,睡眠質量很差,終于病倒。

     四 

      父親患了腦癌,準備在山東省立醫院手術。我迅速定了去濟南的高鐵。母親得知后在電話里淡淡地說:“琳琳,從今以后,你父親的生與死,我都不再關心,但我關心你,怕你會受拖累、受委屈。”

      母親的擔心并不多余,無論父親多么虛偽,他依然是我的父親,我得管。躺在病床上的父親剃去了頭發,虛弱得像片樹葉,我見到他的那一刻起,就淚流不止。

      他說:“琳琳,謝謝你能來看爸爸,爸爸能見你一面就知足,爸爸不求你原諒,只想有一件事想托付給你,你可以不原諒爸爸,但是你要認你的弟弟鵬鵬,鵬鵬不是你的仇人,他是這個世界上與你有血脈相連的人……”

      天哪!他不是病糊涂了吧?我去看他是念在他是我父親的份上,沒曾想,他竟然還得寸進尺地想讓我接受一個憑空而降的弟弟?妄想吧!

      我直接拒絕了他,告訴他不可能,永遠不可能。如果法律允許,我會殺了他,想讓我認他,門都沒有!

      一行淚迅速從父親的眼角滑過。我沒有動搖。我心疼父親的病,卻不會接受他這個無理的要求。

      手術很成功。父親有了一段時間的清醒,他一直想讓我和鵬鵬見一面。我把話說得很死:“你要敢把鵬鵬領到我跟前,我就掐死他!”

      父親老淚縱橫,多次乞求,我始終不松口。

      期間,有親戚提醒我要注意父親的財產分配,他一定會留給那個私生子的。講真,我一點也不關心,從小到大,我就生活在一個富裕家庭里,反而對財產看得很淡。

      婚后,我與老公的工作待遇也很高,足夠小康,我對財產沒有任何貪念,我不在乎有人瓜分我的財產,而在乎有人瓜分了我的父愛!這是在剜我的肉。

      多年來,父親最喜歡牽著我的小手逛商場。無論是在青島,還是在北京,無論我相中什么,他從來都不看價格,直接買給我。

      他常掛在嘴邊的是“我就這么一個寶貝閨女啊,不疼她疼誰啊”。可現在,不知不覺中,我的父愛竟然早被另一個憑空而來的弟弟暗自瓜分了那么久。 

      我不再是父親口中的唯一。想到這個,我就心如刀割。

      父親的手術比較順利,病情穩定后我就回了北京,一直是香姨在照顧他。

      三個月后,父親的腦癌再次復發,陷入昏迷。接到香姨的電話時,我不在北京,正在云南出差,我訂了晚上的航班連夜飛到了濟南。

      在他半醒半迷之間,口中念念有詞的是“琳琳,琳琳……”并無二人,只念到我的名字。這讓我心里反復地翻騰,回憶著他疼我愛我的點點滴滴。

     五 

      我和香姨輪流照顧著父親,我們總是短暫地交接,我又吃上了她做的飯,還是小時候的味道,但香姨不敢正視我的眼神,總是默默給我把飯放好。

      每當父親醒著的時候,就以乞求的眼神看我,卻不敢再提鵬鵬的事。對此,我心知肚明,他還是想要我認下鵬鵬。怎么可能?!我在心底不屑地回應。

      父親的病情持續惡化,母親還是來看了他一次。當高冷的母親來到父親的病床前時,父親已經瘦到不成人樣,與母親的端莊和華麗比起來,父親顯得寒磣了很多。

      或許是天意,母親來的那一刻,父親正清醒著。母親說:“老程,我們之間無愛也無恨,走好吧。別給琳琳添什么負擔,讓她幸福地生活吧。”

      我知道,母親口中的“負擔”指的是鵬鵬。我很感謝母親的這句交待,再次讓父親斷了讓我管鵬鵬的念想。

      直到父親死,我也沒松口。

      2017年11月,復發后的父親在醫院里只躺了20天就去世了,我一邊心疼他的逝去,一邊又快感于他的逝去,覺得他罪有應得。他的行為給我和母親造成了創傷,給我們的家庭帶來了震蕩。

      按照遺囑,父親給香姨留了濟南的一處房產和部分資金,大部分的財產都給了我。香姨找到我說:“琳琳,我什么也不要,全都給你。只是希望你能見鵬鵬一面,多年之后,希望你們能有聯絡。”

      我已經被父親的病與死折騰得筋疲力盡,搖頭又搖手,告訴香姨,父親留給她的財產盡管收下,我無異議,也尊重父親的遺囑。但是,對不起,鵬鵬我不見,永遠不見。

      最后,我也向香姨撂下狠話:“此生,再也不見!”

      父親去世后的第一個春節,母親約我們全家去澳洲過年。我同意了,正好借此全身心放松,卸下內心的負擔,讓自己繼續前行。

      可是,我無法理解的是,每當夜深人靜之時,我的內心卻總有一個地方被牽制著、疼痛著。去看醫生?我又說不清是哪里在疼。

      直到2018年清明,我去給父親掃墓,沒有淚水,沒有波瀾,我平靜地給他鞠了三個躬,然后我就在他墓地前的臺階上靜坐著,想著過往的一切,想著我們父女這一場。

      這時,我隱約聽到什么聲音,一個孩子說:“為什么不能過去?這都等多久了,我不想等了!”

      “你不能過去,再等等,再等等!”一個怯懦且極力克制的聲音。

      我抬眼望過去的時候,一個男孩已經跑了過來,沖著我的這個方向跑了過來。我永遠忘不了我看到的那一幕,眼淚自動涌出,仿佛像個放大鏡,一下子放大了眼前沖我跑來的這個男孩!

      這個男孩沖進我的視野的那一刻,我聽到自己內心炸裂的聲音,世界坍塌的聲音,冰山撞擊的聲音!

      ——他長得與父親一樣的五官,一樣的濃眉大眼和國字臉!他就是我曾經揚言要掐死的那個男孩吧?他就是鵬鵬吧,這就是父親的那個私生子吧?!

      我驚呆在那里,我盯著他的臉不敢眨眼!好像過了一個世紀,又好像只過了一秒。我不顧一切地抓住了這個男孩,盯著他盯著他……

      香姨跑過來,邊跑邊喊:“琳琳不要,琳琳不要,我馬上帶他走!你不要傷害他!”

      是的,香姨以為,我一定會掐死他,因為這話我說過上千次。因為這話,父親始終不敢讓我見鵬鵬。

      可是在我見到鵬鵬的那一刻起,我就找到了內心那個疼痛的地方,是他是他是他,是他一直讓我在疼啊。

      我抱著鵬鵬大哭一場,讓香姨什么都別說。

     六 

      是的,我認了這個弟弟,與我血脈相通的弟弟。如果父親泉下有知,也該能夠有所告慰了。我沒有掐死他,鵬鵬打中了我內心最疼的那個地方,父親說的對,他不是我的仇人,而是與我血脈相連的親人。

      我有多恨父親,就有多愛父親。父親不在了,鵬鵬卻成了他生命的延續。恨到極致就是愛,這或許就是神奇的血緣關系,我終于知道什么是血濃于水。

      母親得知我與鵬鵬相認,爆發了她在我面前的第一次怒不可遏,也讓我第一次看到她脫離了高級知識分子高雅嫻淑的形象。

      她罵了我,也罵了父親,說我怎么能與那個野種相認?!父親造下的孽堅決不能讓我來承擔!我的余生會被鵬鵬攪亂,她不允許!

      無比難聽的話全都灌到我的耳朵里,我幾乎不能相信這是母親說出來的。她可能把對父親的恨和對鵬鵬的不容,一次性地全部發泄到我這里來了。

      我對自己的眼淚都沒有了知覺,流得滿臉都是,又淌進脖子里,濕透襯衣。

      母親是愛我的,也不忍心看到我將來會受到鵬鵬的拖累,心疼的是她的女兒。可是,我對鵬鵬撞進我心里的那一幕,沒有任何抗體,并且不可逆地愛上了這個小男孩,把他與我的兒子放在一起,我覺得我都愛,我都得管。

      頂著重重壓力,突破所有阻隔,我把香姨和鵬鵬接到了北京,住進了最初父親在北京給我買的那套房子里,讓鵬鵬在北京入了學。

      小時候,我曾說過“長大了把香姨接到家里”的話,如今紛紛擾擾過去后,竟然成了真。

      兒子不懂,這個和他玩得很好的小伙伴,為什么不能叫他“哥哥”,而是要叫“舅舅”!

      我想,等兒子長大了,會理解這一切。

    ----------

      作者 | 程琳 設計師

      編輯 | 阿蘊 阿刁

      阿 蘊

      熱鬧人群中的默隱者

      父親有了私生子,任誰都接受不了的吧?但人世間的情感最為復雜,本文主人公恨過之后,遵從本心,做出了自己的選擇。

      是非對錯,不知你有什么樣的看法?歡迎在文后留言評論。如果有更好的故事想講,可發郵件至

      重 要 通 知

      立春已過,處處生機。

      眾多同學盼望已久的故事源動力學院寫作訓練營基礎班第二期,開、始、招、生了!具體信息請戳:故事源動力學院第二期寫作訓練營招生

      往日精彩回顧

      1

      我讓女兒的相親對象住進家

      2

      我是海歸博士,送走了弱智小兒

      3

      我把室友逼進了精神病院

      2月18日推文留言點贊排名第一的@想睡到自然醒的貓請加以下小助手微信,留下地址和電話,我們會有小驚喜送出!真故在線喊你,領走你的禮品

      歡迎關注

      歡迎在文后留言、轉發、點贊!

    文章標題: 臨死前,父親求我認下私生子弟弟
    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www.x8698.com/article-95-190126-0.html
    文章標簽:私生子  臨死  弟弟

    [臨死前,父親求我認下私生子弟弟] 相關文章推薦:

    Top
    奇米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