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optgroup id="o11oh"><em id="o11oh"><pre id="o11oh"></pre></em></optgroup>
  1. <p id="o11oh"><li id="o11oh"></li></p>
  2. <span id="o11oh"><output id="o11oh"></output></span>
    歡迎訪問to作文
    你的位置:首頁 > 小說 > 故事新編 > 文章正文

    老白同志的好澀往事

    時間: 2018-06-18 | 作者:張岳琢生活文學 | 來源: to作文 | 編輯: admin | 閱讀: 541次

      周末從蓮湖公園路過,偶遇我的同事老白。在他對插諢打趣,我感慨一個人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——退休的老白依舊“風流不改”。自然,見過老白后,也不由得讓我想起他的一些往事。

      1996年,我被別人引薦擔任某省級機關辦公廳秘書處見習秘書。當時,老白是辦公廳文史辦的干事,盡管我們都是辦公廳下設兩個部門,但是因為業務性質不同,我們并沒有多少的交集。

      文史辦都是老同志,老白時年四十七八,還是“年輕同志”——“年輕同志”只有在一起,才有共同語言,因此老白有事沒事就愛到秘書處閑聊。盡管我是秘書處唯一的男性,也很勤快,但是老白對我一直不太搭理,只與幾個女秘書聊得火熱。老白見到每個女秘書,都會很肉麻地喊“親愛的”,而女秘書多半會錘他幾下,罵他不正經。這個打情罵俏的場面是秘書處最常見的場景,每個人都習以為常,也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合適。如果那天老白沒來了,缺少這個環節,秘書處所有的人都覺得不自在,好像生活中少了調味劑,一下子沒了滋味,讓人感到難受。

      有天,秘書處正在忙一個大型會議的材料,老白推門進來了,四下里和女秘書閑扯,但是沒人理他。老白感到很無趣,在屋里轉了轉,然后忽然把與他調笑沒有底線的一個女秘書的頭花拔了下來,那個女秘書頭也沒回,喊了聲“滾!”

      老白這時感到很心滿意足,但嘴上依舊不饒人,說道:“要我滾沒那么容易,肌膚相親后我立馬滾。”

      女秘書一聽這么出格的話火了,將桌上的材料抓起砸在老白的身上,老白連聲喊道“耶耶耶,還來真的!”撿起散落在地上的文件放在女秘書的桌上,趕緊退了出去,但是滿意地笑聲伴著腳步聲在機關大樓肆無忌憚的回響,在靜靜的機關大樓里很是刺耳。

      1998年,機關開始配備win95系統的電腦,老白一下子對這么一個神奇的玩意感了興趣。在機關組織的培訓會上,他學的最為認真,提的問題也最多,而且從此很少再到其他部門去閑聊,讓機關尤其是秘書處一下子恢復了寧靜和靜謐,也讓辦公廳領導破天荒地號召我們向老白學習,掌握電腦技術,把文秘工作做得更扎實更細致,把文字材料保障工作提升到一個新高度。

      這天晚上我加班,工作干完了要走時,在樓道碰到老白。老白一臉神秘,見我說:“張秘,耽擱你些時間,你到我辦公室幫幫忙。”我答應了,于是跟著走進他的辦公室。新電腦在辦公桌上放著,古城169撥號聲滴滴的響著,原來這一陣子老白一直在忙著上網啊!

      老白坐在電腦前,給我打開一些知名網站,比如yahoo、163、新浪、古城熱線等等,示范網上的資源很是豐富,然后問我:“張秘,你們年輕人懂得多,你給我找幾個黃色網站。”我聽到這樣的請求很是尷尬,我真不知該如何處置:不給他找幾個這樣的網站,老白一定不會放我走,但是如果給他找一些這樣的網站,讓別人知道,會不會認為我是一個“壞人”。

      老白看到我猶豫,猜出了我的想法,于是說道:“張秘,你是學英語的,你會在國外網站上找東西。我不懂英文,所以沒法找。我在國內網站找的,都不正點,不火爆。”說著他給我演示收藏夾里存的數十個黃色網站,嘴里也不停地點評說國內拍照片人太不專業,不會取景,拍攝的角度、顏色、光圈都不對等等。

      我腦子飛快地轉著,躊躇了一下,決定還是幫幫老白。這時,老白也起身給我讓了座,于是我坐在電腦前,輸入幾個英文關鍵詞,很快給他收藏夾里添了十幾個國外網站。老白重新坐下后,點開幾個看,一下子大尺度的換面嘩啦嘩啦在屏幕閃爍,老白眼睛一下子都有了綠光,連說:“你看人家老外,真正點,......”看到他心滿意足的樣子,我趕緊抽身撤退了,不過,在回去的路上,我心里一直犯嘀咕,生怕老白因此鬧下什么難收場的事。

      ——不過,讓我滿意的是,老白還是很有城府,在機關里沒有給任何人提到過他上一些黃色網站的事。而作為這件事的副產平,老白和關系融洽了好多,再來秘書處時也會問問我,和我聊聊網上的新聞,當然,他與女秘書的調笑也在繼續。

      一天下班時,老白過來找我,說讓我晚上陪他去見一個朋友,我當晚也沒事,也就答應了他。晚七點多,老白和我打車到鐘樓飯店見他的“朋友”,這時我才知道所謂的“朋友”,是一個公司托老白代為疏通一個關系。酒足飯飽后,老白毫不遮掩地收了一沓“茶葉”,然后直言不諱地對該人說,給張秘拿兩條中華。該人叫來服務員,很快拿來了煙,我要推辭,老白使了個眼色,我也就收下了。

      酒足飯飽后,這個公司帶我們去南門外一個娛樂場所去唱歌。進到包廂,一圈濃妝艷抹的女人坐在沙發上,向我們只“老板老板”的喊。我一看這陣勢,腿都有些發軟,我守身如玉二十載,絕對不能在這些人身上壞了我一世英明,于是借故給老白說我去上個廁所開溜了。

      第二天一上班,老白來我們處找我,埋怨我不該不辭而別。我將收的兩條中華煙還了他說,我不抽煙,家里也沒人抽煙,拿著浪費了,你還是拿著吧。至于昨晚那個事我絕對不敢,你還是饒了我吧!我邊說便用手比劃了剪刀形狀,意思是說讓媳婦知道了,命根子就保不住。老白說先推辭了,但最后還是收下了香煙,給我說了一句:“不要亂說哦!”然后就回了自己的辦公室。唉,我給老白示范的小動作,不成想被老白誤解了,在機關里傳成了我割了包皮,以后數周,只要別人見了我,都要關切地詢問傷口愈合了沒,弄的我直害臊,簡直都沒法抬起頭,氣得我只說在機關工作真不敢亂講話,否則后果難料!

      在機關呆的時間,漸漸我知道了老白的來歷,老白父母是老革命,他也是誕生在哪個烽火連三月的時代里。解放后,他的父母都做過省一級高官,文革中被打倒并被迫害致死,他自己也被送到農村去。80年代平反后他的父母恢復政策,他回了城,他父母的老部下報恩,千方百計地將他安排進省機關。不過,經過文革的“洗禮”,他人變得不拘一格,生活也有些放蕩,但是礙于情面沒有人指出他的不是,于是,他在機關一呆就快二十年,年近五旬,依舊孑然一身。

      1999年,我因為迷戀出國,舍棄了現在看起來也是非常輝煌的機關“張秘”工作,到另外一個單位重新開始我的秘書事業。出國前,我去看望了一下原先的領導和同事,他們都對我的去職表示惋惜。老白也是如此,我第一次看見他很動情地給我說:“兄弟,你可能走錯路了,你在咱們這里遠比你出國前程要大的多!唉,你做這個決定時,該問問哥的主意——不過,事已至此,哥只想對你說,和你相處這兩年很快樂。你在國外多保重,哥也會想你了。”

      以后十數年間,我出國、回國、求學、生子、工作來來回回折騰,但是腦際里隱隱約約仍然惦念著老白。最后有人告訴我說,老白退休的前一年和機關調來的一個30多歲女秘書好上了,結了婚也生了子,然后退休頤享天年去了。

      歲月真是把殺豬刀,飄走的是浮萍,留下的是沉甸甸的記憶。2015年,偶遇老白,不由得想起很多往事,讓人很是留戀,也不住地讓人搓手而嘆......

    文章標題: 老白同志的好澀往事
    文章地址: http://www.www.x8698.com/article-57-126879-0.html

    [老白同志的好澀往事] 相關文章推薦:

      Top
      奇米首页